返回

悬疑山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我们俩不了解门锁的构造,一时间竟然打不开房门。

    十、密室(十、十一合一章节)

    十、密室

    黑暗中,我感觉到有一个人向我俩靠了过来,虽然看不见,但是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在那一刻,大头也停止了动作,显然他也感觉到了。蓦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你们既然来到了这里,想必一定听说过亡者村的来历了,这里就是我们当初跟踪血脚印最后到过的地方,不过你们不应该来的。”他说完叹了口气,吧搭一声,室内的灯居然亮了。

    大头和我同时吃了一惊,这人居然是帕克尔。想想李铁、杜滨等人的死,我一听这话就火大,忍不住吼道:“靠,帕克尔要不是你抢了林月的项链,把我们引到这鬼地方来,我们会在这?”大头见我发火,唯恐激怒了他,一旁悄悄的拉我的衣襟,但我理也没理他,依旧把话吼完了。

    帕克尔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向屋内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身,从兜里掏出一个项链来,我一眼就认出正是林月的。帕克尔没等我说话,就将项链丢在地上:“你们的一个朋友就在铁门外,不过我估计已经死了,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打开那扇门,至于另外两个人……”他说到这里一顿,又道:“你们可以跟着我去找他们。”说完转向屋里行去。

    我望了一眼铁门,上面虽然生满了铁锈,但门并没有锁,只是用一个铁栓插着,门里不知有什么东西,声音很乱,门也被砸着砰砰直响。我和大头相觑一眼,我们刚才都听到了周欣的惨叫声,所以断定周欣肯定是在这扇门的后面,但帕克尔的话却让我们有些迟疑。我上前几步拾起了项链,走到铁门前,望问大头,希望他能给我拿个主意。

    大头摇了摇硕大的脑袋,说:“我感觉帕克尔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反正他让我们做的,我们背道而驰肯定不会错。”我点了点头,一把拉开了铁门栓。

    门外像是压了一根巨大的弹簧,门猛的向屋里弹开,几乎将我打个跟头,我跌坐地上,紧跟着一大群人就冲了进来,我心里顿时一阵高兴:“原来这里关着这么多人,还好我们没有听帕克尔的话。”

    转念间,一个人冲到了我的面前,低下头与我打了个照面,这人面部肌肉严重溃烂,右侧面颊上鼓起一个脓疱,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胸腔上插着一根铁棍,从前胸直透后背。他冲着我笑了笑,那表情很诡异,我根本想不到他怎么会这样,只一会就传来大头的尖叫声。我猛的跃起,用力的推开几人,拉起大头迅速的向屋里冲去。

    屋里是一个不大的空间,只胡乱的看到有几台不知名的仪器、几张床和一椁棺材,也不知做什么用的?帕克尔却不见了,这里没有其它的门和窗子,难道是躲起来了。我推翻几个竖式柜子,摔在地上,柜子摔得四分五裂,上面的积尘飞扬,很久没人动过的样子。只片刻的工夫,门外那些人就冲了进来,大头随手从仪器上抄起一根铁棍扔了给我,我心想:“大头主意多,就是有点贪生怕死,想不到关键时刻还能照顾到我,真是难得。”我接过铁棍问他:“那你怎么办?”大头冲着我笑笑,一矮身钻到仪器架子下面去了,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几个人就都朝我冲了过来,我这才明白是给大头算计了,这家伙居然想让我一个人来挡,我暗骂他八代祖宗,但这工夫没处喊冤去,我迎头一棍就拍在当先一个人的头上。

    那人的头已可见的速度在我眼前裂开,但同时我的铁棍也弯成了弧形,不能再用了。可是那人并没有死,猛的向我扑来,我只闻到一股恶臭,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跌进了身后的棺材里。

    十一、阶梯

    想不到棺材竟是没底的,我整个人向下方跌落,下面是一排水泥台阶。我顺着阶梯一直滚下二十多级才抓住扶手,勉强稳住身形。我的手卡在扶手下面的铁栏杆里,揪心的疼痛,几乎让我联想到我的手已经断掉了。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一缕明亮的灯光就此消失,顿时无边的黑暗包围着我。空气森冷,仿佛温度骤然下降了十几度,一股沉闷的压抑让我喘不上气来。我不知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或许帕克尔就躲在下面的某一个角落里,准备着我随时走进他的埋伏陷阱当中。我顾不得手上疼痛,连跑带爬的冲上去,就在我刚才掉下来的地方,现在已经给一块不知名的东西盖住了,用力击打,手掌拍击在上面,震得掌心一阵发麻,沉稳有力的感觉,让我几乎相信这就是一块实心的天然岩石,上面什么都没有,原本噪杂的声音,就在这里被封死的那一刻突然静寂了下来。我大声喊叫大头,可是上面没有一点回音,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被这块讨厌的‘门’给阻隔住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静了静心,用力的搓揉我的手腕,我感觉手上的伤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疼归疼,可骨头似乎并没有断裂,手上的伤也只是破皮而已。我想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我坐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在我的下方传来一声笑声,那笑声很冷,虽然轻微,但这里实在是太静了,以至于我听得很清楚。我的心弦猛的崩紧,心脏的跳动声,在我耳边不断盘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