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尘伤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老罗说:“这就对了,当初那女的就是这样骗我的,我带她出去吃饭,她只是点个皮蛋瘦肉粥,我带她去买衣服,她只看不买,说太贵了,我给她钱她不要。你知道我当初多感动吗?我以为我真的捡到宝了,我以为那些朋友们跟我说的故事都是他们对大陆女生的偏见。你知不知道,她越是这样,我越心疼她,所以我常常自己去买一些好的衣服首饰找各种借口当礼物送给她,她不要我的钱,我就每个月按时往她的卡里存一笔钱,因为这样既不会伤害了她的自尊也不会遭到她的拒绝。我甚至想,只要她愿意,我就这样一辈子照顾她。可是,你知道吗?她竟然跟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男人跑了。”

    我说好好好,我会注意的。心想凡事都有意外吧,总不能因为一两个个案就一秆子打死一船人。却又想到那晚我去找雪儿时,都两点了雪儿居然不在家,虽然她说是去买烧烤了,也确实买了烧烤回来,可平时呢?我不在的日子,雪儿会去跟别的男人交往吗?她那么年轻,身边总会有追求者吧?我又想到雪儿她从不给我打电话,除了她妈妈过世那次。雪儿她真的在乎我吗?如果在乎,总会想念吧?想念时,总会忍不住打个电话吧?我在雪儿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位置?

    瞎想什么呢?雪儿她只是怕影响到我的工作,才不主动给我打电话的,雪儿那么单纯,她怎么会骗我呢?我怎么可以这样想雪儿呢?

    我在心里谴责自己。

    老罗说:“我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你还是回去吧!你啊,也像当初我一样,被迷了心窍了。算了,你走吧,我也就是想找个人聊聊,说出来就没事了,改天再找你喝酒”奇Qìsuu書cò

    我说老罗你真没事了?那我走了奥?

    老罗手一挥:“去吧去吧,重色轻友的家伙,你现在眼里哪还容得下别的?”

    也许老罗说得对,我眼里除了雪儿的确容不下别的了,连朋友叫我出来玩都被我一一推辞了,生意上的事也一股脑扔给了小微。这半个月以来,我待在大陆,每天就是猫在家里抱着雪儿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或是带雪儿去外面吃饭逛商场,整个状态就像退休的老人。

    从茶餐厅出来,路过一家店正在叫卖着固话机特价45块钱一个,我灵机一动,我要是在家里装个固定电话,只要往家里一打电话不就知道雪儿是否在家咯?这样一想又觉得好象自己这么做是对雪儿的一种不信任,会伤害到雪儿。犹豫着进了那家店,我告诉自己我只是关心雪儿,再说了,装个固定电话还可以省些话费,雪儿那么节约,一定不会反对的。

    果然,雪儿并没有什么意见,听我的话拿她的身份证去营业厅办理了固话申请。事实上,不管什么事,雪儿都很少有意见,一切听从我的安排,就连每餐吃什么,都是我拿主意。

    第十五章

    带来的现金花得差不多了,加上不想妻子引起什么疑心,我决定先回台北一趟。

    跟上次一样,出门口时,雪儿从后面紧紧抱着我不吭声,我说:“雪儿乖,我得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

    雪儿便听话的松手,我发现只要我一说到公司,雪儿就会乖乖的放我走,还真是个懂事的女孩,知道事业对男人的重要性。

    回台北后,我每天至少给雪儿打三到四个电话,其中起床一个跟睡觉前的一个必不可少,当然,都是躲在洗手间进行的,为了避免被妻子发现,每次都是很小声的讲电话还不敢讲太久。

    我不知道是我太谨慎还是妻子对我太相信,跟雪儿讲了那么多次的电话,从未被妻子发现过。也许,后者居多,因为,这一回,去一趟大陆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妻子竟然没问我半句。

    公司在小微的打理下并没有出任何差错,似乎,比之前更有条有理了。我想小微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这不,我不在公司阻手阻脚,小微的真本事就得到完发挥了。

    我乐得清闲,又觉得小微是可以相信的人,索性一股脑扔给小微,即使回来也不太管事了,一有空就跟雪儿煲电话粥。

    尽管每天通话好多次,可每次只要一接到我的电话,雪儿总免不了一阵欣喜,我从电话里那轻快的声音一听就能听出来。我想雪儿她跟我在一起一定是幸福的,因为她的幸福感染到了我。

    我也不知道我们哪有那么多好聊,反正我总是忍不住想给雪儿打电话,总想听到她的声音。

    每次跟雪儿通完电话我的心情就特别好,简直就像是在轻舞飞扬。

    妻子说投资的钱还没有套出来,要再等等,我也没说什么,之前就已经跟妻子说好下个月再给也没关系。这会又急着要,倒显得前后不一了。

    去公司跟财务拿了几万块钱,告诉妻子我又要去大陆了,妻子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什么也没说。没问我去做什么,没问我去多久,没问我跟谁去。我也什么都没说,既然她不问,我又何必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的去编?

    机票都买好了,本想直接过去给雪儿一个惊喜,又想还是先打个电话吧,我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