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尘伤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你要用洗手间?”雪儿转身问我。不知是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是从镜子里看到了我,雪儿回过神来。

    “哦,没事,对,我上个洗手间”本想说“我担心你,这么久没出来”,可话到嘴边又觉得那样说倒显得尴尬,便改了口。

    “那你用吧!”雪儿系好裕袍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雪儿并无异样,我们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可是,当我转身的瞬间总会不经意的发现雪儿对着窗外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奇)我认真注意了下,发觉其实从那次吵完之后,雪儿的话少了很多,笑容也少了很多,偶尔露出微笑,也总是带着一丝苍凉。

    书)我想也许我真是伤害到雪儿了,对于曾经做过小姐的雪儿来说,她的心总是敏感的,对男人也总是带着些怀疑的,虽然她只在那个地方待过几天,可我们毕竟是在那里认识的,当我对她的夜不归宿产生不信任时,我想雪儿那骨子里的自卑敢已经令到她对我们的这段感情失去了信心。

    网)我想到这里,内心一阵后悔,我一个三四十岁的人了,不应该那么冲动的,雪儿她跟别的女孩子不同,她去夜场上班是必不得已的,她并不是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所以她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应该相信她的,我的质问和怀疑对她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我想到雪儿脸上那道因我而生的划痕和她胸前那个触目惊心的水疱,除了后悔更是自责,我怎么可以让雪儿受到伤害呢?怎么可以呢?

    如果可以,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伤害雪儿了,如果可以,我想我一定会好好疼她,用我的一生去疼她。

    可是,我不知道,有些伤痕一旦存在便再也无法愈合,因为伤在心脏上。

    一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的一摸枕边,发觉是空的,我一惊就醒了。我开了灯,发现雪儿一个人坐在黑暗中的沙发上抽着我的烟,那神情是那么孤独落寞。

    我想我真的不了解雪儿,因为我不明白雪儿为何突然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她以前可是从来不抽烟的,甚至很讨厌抽烟的女孩。

    我说:“怎么了,睡不着吗?”

    雪儿掐熄烟头说:“哦,没什么,起来上个洗手间,看到你的烟盒想试试抽烟是什么感觉而已。”

    说完起身向房间走,我跟在后面,这还是我认识的雪儿吗?雪儿,你为何掩藏自己的心思,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日,雪儿问我:“林大哥,听说抽烟可以让心灵麻木,可是,为什么还是会感觉到痛呢?”

    我说:“怎么了,雪儿,你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吗?我以后不会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走吧,去吃饭吧,今天吃什么啊?”雪儿岔开话题,说话时还带着微笑,可是,那笑,除了嘴角哪都没有牵动。

    雪儿,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在我面前这么伪装自己呢?你知不知道,你那牵强的笑比哭更让我心疼一百倍。

    第十七章

    几天后,回到台北,一进家门,老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出来给我递上拖鞋催我去洗澡然后端上一碗热汤叫我喝。

    我想老婆还没下班吧,拨打电话却是关机。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耐的看了会电视,打开冰箱取出里面的面包青瓜火腿给自己做了份三明治,又给自己倒了杯牛奶。

    坐在餐桌前,一个黄色的牛皮袋和一张密密麻麻的A4纸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拿起写满字的A4纸一看,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再打开牛皮袋,掏出里面的一叠东西。不是别的,是我跟雪儿的一张张相片,街上,商场,餐厅,总共十几张。

    我瞬间明白了妻子为何要跟我离婚了。

    在台北的那些天,妻子从未跟我联系过,我打她电话从来都是关机,我去岳父家找她,岳父母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儿,我明白妻子是真的铁了心了。

    我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妻子的委托律师代她办好了她该出面办理的一切。从头至尾,妻子都没露过面。

    我把房子和以前交给妻子打理的各项财产都留给了妻子,而我自己只剩下公司。我想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没有接触过生意的女人来说,公司的股份远没有不动产和存款更实惠。

    办理好一切之后,接下来想的就是我和雪儿的这些照片为何会落到妻子手里?妻子从来没去过大陆,而我所有的朋友当中真正知道我和雪儿的事的又只有老罗,初见雪儿那晚虽也有其他几个朋友在场,可他们并不知道我后来和雪儿在一起了,而且,那些人也并不认识妻子。

    我相信老罗,他是我多年前的同学,也是我多年的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他绝不会出卖我的,何况,本来就是他带我去夜总会我才认识的雪儿,他若跑去告诉我妻子,不是倒显得里外不是人了?

    往深里想更觉得不可能是老罗,因为男人本就不喜欢八这些事情,何况,老罗自己不也有这档子事吗?怎么会去暴我的底?

    难道是她?小微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