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早春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6 第十五章
    却说初夏脱口而出:“你……你是君府的人。你……是天罡在君府的内应。”

    那黑衣首领低低一笑,声音甚是沙哑:“小丫头有些见识,连天罡都知道。我问你什么,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否则……”他掬起初夏一把头发在掌心中玩弄,“剥光了衣服,颈子上被勒一刀,再将这一把头发割了,可有趣的紧呐!”

    初夏浑身一震,上下牙齿开始打颤:“你……你就是杀了望云夫人的凶手?”

    那人并未答话,以手指卷了一缕初夏的长发,微一用力,拔在了手中。

    初夏原本就胆战心惊,此刻头皮剧痛,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断续道:“我说……我说!你别杀我!”

    那人微微放开她:“此行去往何处?”

    “青……川河。”

    “为何要去青川河?”

    “只因《山水谣》中所绘之处,与那青川河某处极为类似。公子才带着我们前去寻找。”

    “君夜安对你倒是放心。”那黑衣首领似是沉思了一会儿,又道:“那《山水谣》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这个我真的不知晓。”初夏战战兢兢道,“就连公子也不知道。”

    那黑衣首领似是相信了她的话,又问道:“青川河乃邙山分支,绵延百里,你们要去的是何处?“

    初夏定了定神,道:“《山水谣》中所画之处,有山有水,我们此去青川河,便是寻找那画中之处。只是那画中所指,我并不知道具体是着落在青川河何处。”

    一个黑衣人走上前,在那首领耳边低语了几句,却见那首领便点了点头,对初夏道:“如此说来,你见过那山水形貌?”

    初夏一咬牙:“是。这世上,只有我与公子见过。”

    那黑衣首领眸中锋锐一闪而逝:“这么说来,也只有你能带着我们去找那山水谣了?”

    “是。所以……你,你还是别杀我的好。”初夏鼓起勇气道,“你只要不杀我……我便带你去找那地方。”

    黑衣首领沉默良久,冷冷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我不敢……不敢。”初夏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又怯怯的问了句,“敢问首领,今日是什么日子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

    初夏含泪道:“我……我是为了自己性命着想。公子他权谋无双,若是被他抢先一步寻走了宝物……只怕你第一个要杀了泄愤的,便是我。”

    “小姑娘见风使舵,倒是机灵得很。也难怪君夜安要将你带在身边。”那黑衣首领冷冷回头道,“今日三月二十四。让咱们的人加快脚程,务必赶在君夜安前,进入青川河。”

    一旁黑衣人道:“首领放心,君夜安与青龙使二人,此刻依然在大柳庄中,并未跟上,想来还是在找这丫头。”

    初夏蓦然在他人口中听到公子与青龙的名字,心下便是一酸,忍不住便想……公子他们,真的在四处寻我么?

    有人将初夏扔进了马车中,快马扬鞭,西往青川河行去。

    而初夏躺在黑漆漆的马车中,仰面躺着,努力不将眼泪落下来,心中暗道……公子,我一定活到再见你的那天。

    大柳庄。

    这是青龙今日第三次在公子门外探听动静。

    他站在窗外,那窗棂缝隙间,淡淡飘出博山炉焚烧熏香的味道,而屋内琴声淡雅,弹的却是一曲《关山月》。公子的琴声素来是清淡的,哪怕是金戈铁马之气,在他手下,却自能抚出宁静致远之意。叫人难以相信,江湖上杀伐决断的公子夜安,竟是这样一位翩然贵公子。

    若是往常,青龙听到公子的琴声,立时便能洗去一身浮躁。而今日,他却越来越按捺不下心中焦虑,兼又听到屋内白雪盈盈笑语声,更是火气上涌,一抬足,便踹门而入了。

    公子修长的手指在琴身上一顿,见是青龙,并无诧异之色,只道:“来得正好,青龙,听听我这首新曲。”

    “公子——”

    公子兀自悠悠的将一句话说完:“只是这琴就地所买,差强人意了些。”

    白雪穿着雪青长裙,素手盈盈,正往炉中添香,闻言轻笑道:“公子过谦了。公子的琴艺……当日白雪还在公子面前抚琴,如今想起来,真是羞煞人了。”

    青龙咬牙道,“公子,初夏被人劫走已经三日了,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什么都不做?”

    公子食指轻挑琴弦,漫不经心道:“我不是让你四处去找了么?可找到了?”

    “我!我不能出这大柳庄,又谈何四处去找?”青龙急道,“公子,我看不如将玄——”

    公子凤眸微挑,不动声色的将琴音拔高。青龙登时领悟,改口道:“我看不如……您将我派出去,一路沿途寻找吧?”

    公子夜安“嗯”了一声,却不置可否道:“派你出去,你便能找到了?人不就是在你手上弄丢的?”

    有人轻轻笑了声,青龙看了一眼白雪,却见她美目微扬,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