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霹雳飞入金銮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 第四回 乱七八糟成情敌
    “有事不要启奏,无事退朝。”崇天奕在金銮殿中极不文雅地打了个呵欠,代替旁边的公公说了这句话。

    崇天奕话音未落,却见陌寻毫不犹豫地跟他抬起了杠:“请恕臣下直言,像皇上您这样因贪玩好耍而不愿理政务的,实是旷古未有尸位素餐伤风败俗张扬跋扈罪大恶极……”

    “罚俸一个月,不可讨价还价!”崇天奕不爽地指着陌寻的鼻子。虽说他明白,他罚陌寻的俸已经罚到下下辈子了,再罚下去也不过是扯淡,但他还是想逞逞口舌之快。

    “行,例行罚俸结束,诸位有事请启奏吧。”陌寻习以为常地对其余众臣道。

    于是,朝廷上一瞬间炸开了锅。一封接一封的奏折被送到崇天奕面前,堆得足有一人高。

    崇天奕看着这“一堆”,差点没昏死过去,不禁叹道:“这做皇帝怎么比做牛做马还累啊!”

    “能者多劳,皇上您英明盖世自然得多做些事。”陌寻笑道。

    “你、你……再罚一个月俸!”

    与此同时,李琵琶的小院儿中。

    “喝——嘿!”

    被撕成了半袖的宫装在李琵琶的动势下猎猎作响,随着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的出拳与出腿舞成串串流光。练毕,李琵琶深呼了一口气,向一旁满脸诧异的宫女大声道:“兰花,麻烦拿一下早饭!”

    被呼作兰花的宫女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在宫里呆着着实无聊得可以,除了练练武术,几乎没别的事情可干了。李琵琶哀叹一声,正在思考该拖谁去街上瞎逛,却听得一个人哭哭啼啼地奔到了她的面前。

    “你、你、你!凭什么!呜呜呜……我不服!”来的是个看着大约只有十来岁的女孩子,她穿了一身宝蓝色的绣花襕裙,看上去应该是个皇亲国戚。

    李琵琶愣了半晌,问道:“小妹妹你什么意思啊?”

    “天奕哥哥是我的!”那女孩一脸幽怨地瞪着李琵琶,洁白的牙咬着水嫩的下唇,看着甚是可怜。

    天奕哥哥……这女孩是什么人啊?李琵琶没多想就问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给我记着,我叫崇语诗!不许跟我抢天奕哥哥!”女孩嘟起嘴,一脸的小大人样。

    哦,原来是崇大痞子他妹。李琵琶这下明白了,崇大痞子除了有个舌灿莲花的姐姐之外,还有个有着恋兄情结的妹妹。李琵琶得意地一笑,冲着崇语诗道:“语诗乖,叫嫂子。”

    崇语诗很不服气地道:“凭什么!我才该嫁给天奕哥哥的!论琴棋诗书画印礼乐术数,我没一样会比你这个文盲差!”

    “你拳头有我硬吗?”李琵琶觉得自己不擅长跟人舌战,遂打算以武力解决问题。

    崇语诗瞪大了眼,抱着头后退了好几步,重足而立侧目而视,幽幽地道:“哼,君子动口不动手!”

    李琵琶笑着回道:“女子无才便是德!”

    “文盲,不跟你说了。”崇语诗又盯了一眼李琵琶,转身奔走了。

    李琵琶被这孩子搅得心情很不好。一个小孩子能说出这些话,八成都是崇大痞子教出来的。而她李琵琶,再怎么说也是崇天奕他妻子,被夫君在背后说坏话,这实在……

    当兰花拿了早点归来时,着实被李琵琶的怨气给吓了一跳,差点把盘子给摔了。

    李琵琶注意到兰花后,这才收起了怨气,笑着接过兰花手中的糕点,道:“谢咯。”

    兰花怔怔地点了点头,无言退下。

    当日晚,御书房。

    堆积如山的奏折终不见消,批阅的速度这辈子也没能追上上奏的速度。灯盏数年如一日地守在奏折山旁,那一闪一闪的火焰也不知是在同情还是偷笑。

    崇天奕长叹一口气,以一种愤恨中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旁边的陌寻,道:“陌兄,不可以这样的啊啊啊!”

    陌寻微笑着道:“谁叫你将帮你办事之人皆革职了。”

    “让那些家伙来,我放心不下。”崇天奕拍案而起,望了一眼陌寻又冷静了下来,沉默地坐下继续批阅奏折。

    “知只会谄媚之人不可用,你也算有脑子。”陌寻淡然道,“只是,你将他们皆赶跑了,却又不让其他人来,这便不对了。”

    崇天奕合上一本刚批完的奏折,又拿起下一本,轻声道:“尚无称职之人,除你而外。更何况韦友书一伙人在朝中根深蒂固,难以扳倒。”

    “可惜我无法帮你。”陌寻无奈笑笑,“太后之令你绝非不知,为了让你能独立,可是禁止我替你做这些事的。”

    崇天奕沉默了片刻,搁下笔,缓缓站起,转身凝视着陌寻:“于你来说,是我老娘重要,还是我重要?”

    “皇上,劳烦您在威吓臣下时,换个自称。”陌寻悠然地挑着崇天奕这个多年也没改过来的毛病。

    “如果老子不是皇帝呢?”崇天奕脸色一沉,连言语也开始粗俗了。

    只有二人的御书房内似乎温度骤降至了冰点。陌寻就这么以那双带着邪魅的丹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